贾跃亭希望尽快回国 FF寻找合作伙伴

元旦假期将至,美国的同行还在过圣诞节,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,以下简称FF)CEO毕福康的行程却显得紧张密集。

两个多月前,他飞抵北京接受采访,紧接着又飞往下一个目的地拜访投资人。FF已经启动进入中国的计划,融资成为他从贾跃亭手中接过CEO职位后的重中之重。12月30日下午,他又抱着同样的目的,坐在了FF位于北京电通创意广场的办公室里,身着印有FF标识的黑色T恤,神态略显疲惫。

“FF处在困难时期,我不可能自己去休假。”毕福康告诉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。

从4年前初次见面开始,贾跃亭就曾不止一次地邀请毕福康加入FF,但他都以只想做CEO为理由拒绝。如今真的当上了CEO,他坦言,“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,FF的困境如此之大”。

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,造车新势力们试图用紧锣密鼓的新车发布和量产交付,宣告战斗进入新的阶段,远在美国的FF则还在为量产做准备,寻找最后“临门一脚”的助推器。就在他来北京的同一天,首批国产特斯拉Model3在上海超级工厂正式交付,毕福康言谈中透露出对特斯拉在中国进展神速的羡慕。

接棒CEO职位的四个月时间里,毕福康的工作核心围绕着人才、融资和产品。虽然最终的融资计划还没有完成,但是他和贾跃亭都在为消解投资人的顾虑努力。

法拉第未来CEO毕福康 来源:未来汽车日报

按照计划,FF91将在成功完成股权融资后约9个月内开始交付,并在资金到位的15个月后启动IPO计划。在他看来,目前FF产品和人才俱备,唯一的问题就是8.5亿美元的资金缺口。

毕福康承认,融资是件困难的事。随着产业竞争变得异常激烈,投资电动车的风险非常高,更何况FF在实现量产后还面临着投资建厂、扩大产能的问题。更重要的是,在如今的资本环境中,“如果我们现在只用计划或者梦想,去拉投资非常困难”。

他的计划,是在中国寻找潜在合作伙伴并建立合资公司,由合作伙伴投入工厂,FF投入产品和技术,进一步提高吸引投资的能力,“先在美国工厂实现量产,再到中国的工厂大规模生产”。这一计划,与找到新的投资人,补上8.5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同等重要。

但从FF所处的困境来看,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。债权人对FF公司股权结构和未来潜力仍存质疑,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在各种阻力下仍悬而未决。贾跃亭曾透露,潜在投资人在等待破产重组的结果。

毕福康承认,投资人的担忧的确存在。但随着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提出,以及目前和债权人的沟通,贾跃亭对于FF的负面影响正在逐渐缩小。“贾总个人债务的问题,到1月底能看到一些结果。”

在毕福康眼中,FF就像一艘开始漏水、不断下沉的船,他希望清楚地告诉别人,船上还有多少水,“了解之后再决定要不要上船”。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“船没有再继续下沉”。

以下为36氪《未来汽车日报》采访毕福康的问答节选(经未来汽车日报整理):

靠梦想拉不来投资

Q:此次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?

A:首先美国还在圣诞节假期,只有中国大家还在工作,FF现在处在困难时期,我不可能自己去休假。我们在融资财务方面也有了一些进展,OEM还有一些科技相关的企业,希望能够成为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。

整体投资界的情况确实不太好,如果现在只有一个计划或者梦想,去拉投资非常困难。但FF有很多技术,我们可以把技术变现,进一步提高吸引投资的能力。我们想做的是,在美国做出第一批车,美国工厂只有3万辆的产量,走量的话需要进入更大的工厂。中国许多工厂产量过剩,他们可以使用我们的技术,所以启动了进入中国的计划,寻求更多合作伙伴,组建合资公司。我们不想把太多的钱投入到工厂建设。

Q: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的具体方式是什么?

A:我们的想法是非常直观的,现在中国有很多汽车企业产能过剩,他们希望能够获得更好的技术。我们想建立一些合资企业和他们合作,他们投入工厂,我们投入产品和技术。

Q:FF91的量产已经拖了好几年了,国产版的特斯拉都已经下线,其他品牌的技术都在更新迭代,FF怎么保证自己的先进?

A:首先我想祝贺特斯拉今天成功在上海下线,它的进展是非常迅速的,不仅证明了特斯拉的能力,也证明了中国的能力。

其次,技术上有三个领域,第一个核心领域包括底盘、驱动系统、动力总成,它在过去几年的变化不会非常大。把FF91的动力总成和特斯拉、保时捷、奥迪等许多车企对比,FF都是最优秀的,能源电动效率是最高的,这种技术是没有办法过时的。大屏、软件的过时是很快的,但软件每一天都在更新,我们有每天都可以升级的能力。

Q:在美国量产的进度怎么样?

A:产品的阻力暂时没有,FF91的供应商已经找到了99%。目前最大的问题是,如何将FF91带入到中国市场,这样我们就可以花费比较少,早点进入到市场。

Q:现在FF还有多少人?美国和中国团队的分工是怎么样的?

A:FF整体上是一个全球化的组织,我们在中国北京和上海有两个办公室。北京办公室在AI相关的领域与美国总部合作,上海办公室主要负责开发二代的平台,包括接洽一些合作伙伴。目前中国有143位雇员,100位在北京,43位在上海,美国有250位,加起来大概400位。现在我也在进行整个企业组织的重构,让组织更加高效,我们也拉来了高管,保证人才进入到应有的位置。

Q:如果融资不是很顺利的话,会有裁员的计划吗?

A:我们所有的运营计划其实都需要考虑,如果不顺利的话,应该怎么办。我们现在的情况是,可能不需要有400位员工,但我们希望保证在拿到融资之后,能够很快进行下一步的发展,而不需要再去招人,所以我们现在没有裁员的计划。

唯一缺的就是资金

Q:投资方现在的顾虑是什么?

A:整个资本市场对FF确实有担忧,但积极的变化是,贾总个人债务对于FF的影响在降低。我对整个资本市场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,电动车的投资风险非常高,整个产业的竞争也很激烈,资本市场对于电动车是很担忧的。

我们整个商业模式不仅仅是卖车本身,我们希望车能够成为一个平台,售卖整个数字的生态系统。在这一点上,我和贾总的想法很一致,他对电子产品的储备很充足,我对车的经验比较丰富,所以我们是一个很好的互补。

中国潜在合作伙伴对于建立合资企业的顾虑,首先在于他们要了解我们的产品。我发现用PPT图片给他们看,总会有一些质疑,但把他们带到FF91面前时,他们是非常兴奋的。三四周之前,信托委员会的很多讨论我也参与其中,我觉得大部分债权人对我们是很支持的。那次会议之后,有两个债权人不仅现在跟我们站在一起,还希望之后能继续投资。

Q:你说的电子生态系统,具体意味着什么?

A:如果你去卖一辆车,像宝马这样的公司,它的边际利润可以高达6%,但创业公司的边际收益会很低,我们需要有更大的投资才能获得更多的利润。所以我们需要把电子产品的商业模式加入进来,像是华为,他们卖硬件,有自己的销售渠道,也卖自己的应用。我们也在做类似的事。

Q:对于现阶段的FF来说,能否成功融资是所有计划的一个大前提。

A:现在产品和人才储备已经很好了,缺少的就是资金。有些投资人担忧贾总的个人债务问题,如果一旦解决,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。现在我们也跟美国和中国的潜在投资人进行沟通,整体态度还是很积极的。现在不能说具体签协议的时间,但希望在未来一个月有新的进展。我在内部信中也说,希望2020年,可以成为FF之年。

Q:九城和FF的合作是否已确认终止?

A:合作关系还没有完全中止,最初的想法是建立一个合资企业。现在去融资是很困难的,还有很好的关系。

Q:FF目前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什么?

A:融资主要分两步走。一是债券融资,有人会给我们进行贷款,他们从中得到一定的收益。二是股权融资。现在我们在做的就是股权融资,现在相关方还是很相信FF。过去的15个月,我们主要是通过债券融资的方式拿到钱。现在我们花每一笔钱都非常小心,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公司活下去。下一步如果我们有大跨步的进展,就需要股权融资的方式拿到钱。

Q:筹集8.5亿美元投资,和成立合资公司是二选一吗?

A:8.5亿美元是要保证FF91在美国的生产,然后再将第一辆车运到中国进行生产。如果我们明天就能成立合资公司的话,直接在中国生产,然后再去融资,也是一条路。但是现在还是需要8.5亿美元的。

Q:FF91拿到的订单有多少?

A:我们现在还不能真的去卖,只能预订。有不一样的预订层级,全额预订或交一部分定金,是不同的订单类型。目前有几百个订单,有一些定金我们已经收到了。4个月前加入FF时,我的理解是FF91只是小范围生产,FF81大范围生产。但现在成本降低之后,我觉得FF91上市后的销量可能会更高。

Q:IPO的计划如何?

A:现在不能给出具体的时间,取决于外界的进展。计划是在融资15个月之后,我们先将产品推出再IPO。现在看应该会在2021年的早期。

贾跃亭希望尽快回国

Q:贾跃亭的案件已经转移到了加州,在时间上会不会推迟?

A:不管法庭在哪儿,对于FF不会有其他影响。目前已经在加州开始(审理)了,我们希望它的延时不会超过2-3周。我个人得知的消息是,最终的投票应该是1月底2月初进行。我也希望整个流程不晚于3月完成。

Q:当时贾跃亭邀请你加入FF,你对他的印象如何?

A:过去4年我对他的印象改变并不大,我只是进一步确认了,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很正确的。外界对他的很多评价非常负面,比如不诚实。但我想说他完全不是这样的,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,有一个人能把自己所有的资产和生活都投入到一件事中。

他真的把自己的所有都投入到了FF,他正在做的,也都是为了保证FF的成功。很多人对他不理解,他本人的想法是希望能够回到中国。我觉得他非常具有激情,有很好的战略眼光,我们的愿景和对未来的想法也都是很一致的。

Q:当时贾跃亭邀请你加入,有没有对你承诺过什么?

A:我可以分享一个故事,4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,当时我们关系就很不错。他当时希望我能够加入FF担任CTO,但我最终决定创立拜腾。之后的几年时间,我们也一直有沟通,他问我要不要加入,我说我唯一有兴趣的就是你这个职位,所以我们就不要继续讨论下去了。最终,他希望自己退一步,把整个公司的控制权交到别人手中。他非常认真地向我承诺,他要把整个公司交给我来做,这也是他目前做到的事情。

Q:现在回头看,加入FF有没有和当时预期不一样的地方?

A: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,FF的困境如此之大。如果我们把它看成一个船,它的中间肯定有一些洞,因为漏水逐渐下沉。但是现在能看到,作为一个团队,这个船没有再继续下沉,我们正在做的就是把这个船上的水清出去。

我一直相信透明度,也愿意尝试。我希望让所有人先知道,这个船上的水有多少,再决定上船。对我个人来讲,这个工作很有挑战性,也非常累。过去几个月,我每天都在工作,包括周末和节假日。但我和加入公司的第一天一样兴奋,我也会尽我所能让它成功。如果没有这样的激情,没有任何人能像我一样做这些工作。

Q:贾跃亭现在如何参与到FF的决策,你们如果有分歧怎么解决?

A:他主要负责产品定义和用户体验方面的工作,还有背后整个生态系统,他把过去最重要的能力注入到FF中。我进行整体决策,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过分歧。如果有的话,也应该可以解决,因为我们有很一致的目标和愿景。他来自智能和电子领域,我来自汽车,我们应该不会有太多分歧。

Q:贾跃亭有回国的计划吗?

A:他当然希望能够尽快回国。对于我们来讲,下一步的计划,就是保证他的个人债务重组成功结束,然后就可以发展在中国的营销。我当然也希望这个目标能够尽快完成。

推荐DIY文章
联想推出扬天S550笔记本 R5-3500U 3499元
华硕推出ROG Delta棱镜白色限定款游戏耳机 RGB环绕灯光 1499元
LG将在CES 推出48英寸“小屏”版OLED电视
英特尔400系主板将采用LGA1200插槽 可兼容上一代散热器
厉害了 可在爆炸环境中工作的电脑
首款DRAM芯片最晚2025年量产